照片墙泄密事件涉及人数上涨至8700万

作者:龙八国际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19-12-19 21:11    浏览:199 次

[返回]

图片 1

Facebook用户数据泄露事件涉及到的用户数群体或许比之前预估的更大。4日,Facebook首席技术官Mike Schroepfer发表的一则博客文章称,我们认为Facebook上约有8700万用户,大部分在美国,或许受到Cambridge Analytica获取数据的影响。  此前,受到此次事件影响的Facebook用户数预计在5000万左右,8700万人的数字较之前的预估有了大幅提升。  Facebook方面称,将于在周一(4月9日)向用户公布其数据是否在此次事件中受到影响。  在这则题为“关于我们在Facebook平台限制数据使用的更新”博客文章称,8700万可能受影响的用户中,大约81.6%是美国用户,其他地区用户仅占很小部分。  但随后,事件当事方——英国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否认Facebook关于其不当获取8700万用户数据的声明,并表示实际数字“不超过3000万”。  “剑桥分析从研究公司GSR获得了不超过3000万人的授权数据,这一点在我们与GSR签订的协议中已明确指出。我们没有获得超出此范围的更多用户数据,”剑桥分析在声明中表示。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周三在出席媒体电话会议时称,通过假设每名下载过GSR应用的用户所拥有的最大好友数量,Facebook得出了8700万人的数据。“我们确定这个数字不会超过8700万,实际数量可能会少一些,”扎克伯格说。  由Cambridge Analytica大数据分析公司所引发的Facebook用户数据大面积泄露事件目前仍在发酵,尽管Facebook方面已经公布一系列措施已改善用户数据安全管理,但关于此事件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下周,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将在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进行听证,就用户数据隐私保护等事项接受国会议员质询。  Facebook泄密丑闻始末  据悉,根据告密者克里斯托夫·维利的指控,Cambridge Analytica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获得了5000万名Facebook用户的数据。这些数据最初由亚历山大·科根通过一款名为“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的心理测试应用程序收集。通过这款应用,Cambridge Analytica不仅从接受科根性格测试的用户处收集信息,还获得了他们好友的资料,涉及数千万用户的数据。能参与科根研究的Facebook用户必须拥有约185名好友,因此覆盖的Facebook用户总数达到5000万人。  Facebook宣布,早在2015年就要求Cambridge Analytica删除上述数据,但该公司对Facebook隐瞒了实情。Facebook接到的其他报告表明,这些被滥用的用户数据并未被销毁。  Facebook聘请的这家外部专业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如果这些数据依然存在,则构成了对于Facebook政策的严重违反,也违背了这些机构过去的承诺。”  据报道,对于外界的批评,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表示自身没有违反Facebook的相关协议。  据悉,Facebook的调查可能需要等到政府部门完成调查之后才能进行。据Facebook称,英国信息专员办公室正在申请搜查令,准备搜查Cambridge Analytica的伦敦办事处。在此期间,信息专员办公室要求Facebook的审计师暂时等候。  美国马萨诸塞州和康涅狄格州的总检察长已经对Facebook如何处理数据的方式展开调查。  虽然Facebook一直坚称在尽力保护用户数据,但该数据泄露事件还是引起了对于科技企业监管的大讨论。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马克·维纳是在线政治广告的主要反对者之一。他表示,Cambridge Analytica和Facebook之间存在的分歧,表明网络广告市场实质上仍处于无人监管的状态。  此前,扎克伯格一直对数据泄露事件保持沉默,但周二,英国国会议员戴蒙·柯林斯致信扎克伯格,要求他在英国议会数据、文化、媒体和体育委员会前作证。  “委员会不断询问Facebook,这些公司是如何从其网站获得并持有用户数据的,尤其是这些数据是否在未经用户同意下获取的。但你的手下的回答总是淡化风险,并误导委员会,”这封信写道。  目前,Facebook除了于当地时间周二发表一份声明称“整个公司都感到气愤”外,并没有透漏更多细节。  Facebook声明全文称:“马克(扎克伯格)、谢莉尔(桑德伯格)及他们领导的团队正在夜以继日地工作,努力收集所有事实,采取相应的行动,因为他们已经理解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被欺骗了,整个公司都感到气愤。我们会积极推行自己制定的政策,保护用户信息,我们会采取一切必要措施达成目标。”  Facebook泄密丑闻背后公司揭秘  据外媒报道,Cambridge Analytica从2014年就开始收集Facebook用户的个人数据,现在这家公司已经成为英美争议的焦点。  该公司最着名的工作是曾协助美国总统特朗普的2016年总统竞选活动。该公司的伦敦办事处目前正面临政府搜查,接受美国政府当局的问询,Facebook也在对它进行调查和深度审计。  Cambridge Analytica自称主要为政界人士和企业客户提供消费者研究、定向广告和其他与数据有关的服务。该公司网站显示,它在纽约、华盛顿、伦敦、巴西和马来西亚等地有5个办事处。  Cambridge Analytica成立于2013年。随后不久,知名的特朗普支持者、美国商人罗伯特·墨瑟就向该公司投资了1500万美元。特朗普前首席策略顾问史蒂夫·班农是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除了与特朗普团队的合作之外,Cambridge Analytica还参与了美国和英国的几十场政治活动,包括英国退欧公投,以及参议员泰德·科鲁兹2016年的初选。  据《泰晤士报》去年报道,特朗普在该公司的部分协助下赢得了2016年总统大选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尼克斯就开始向更多的客户推销其服务。  该公司吹嘘说,它可以开发消费者和选民的心理特征,然后用这个“秘密武器”来影响消费者和选民的意愿,这比传统广告更加有效。  不过,竞争对手的顾问和竞选助手对该公司的说法表示怀疑。2016年负责特朗普竞选数字业务的布拉德·帕斯卡尔表示,总统竞选并没有使用Cambridge Analytica的数据,而是依赖的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选民数据。  据《纽约时报》和《伦敦观察员》上周六的报道称,Cambridge Analytica从2014年开始通过欺骗用户和Facebook的方式收集数据,总共获得了5000万Facebook用户的个人数据。  据国外媒体报道称,该公司近期也是麻烦不断:董事会日前宣布,亚历山大·尼克斯已被停职调查。  停职调查事件的直接导火索是他对着镜头吹嘘该公司愿意通过使用贿赂、性工作者及其他可能的非法手段打压政治候选人的不当做法。在当地时间周二播出的一段视频中,Channel 4记者扮演了一位富有客户的代理人,这位客户则希望自己在斯里兰卡的候选人能够被选上。视频中,尼克斯对外大肆吹嘘公司是如何帮助客户周旋于各国政界。  “我们可以派遣一名‘富有开发商’到斯里兰卡,比如通过购买土地的方式为现任政客提供大笔资金。我们会将所有过程用相机记录下来,然后给我们的人打上马赛克,发布到网上。甚至,我们可以送一些女孩到候选人家中,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们做过很多类似的事情,这些策略非常有效,能够立即拥有腐败的视频证据。”  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董事会今天宣布将对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尼克斯予以停职,立即生效,同时会对其言论、行为展开独立调查。董事会认为,尼克斯最近通过Channel 4频道秘密录制的评论和其他指控并不代表公司的价值观或经营活动作法,而且他的停职则说明了我们对这种违规行为的严肃态度。”

Facebook数据隐私丑闻是因为一个心理测试App引起的,这个App的开发者叫作亚历山大·科根。最近科根接受了60 Minutes的采访,他并不确定自己曾经阅读过Facebook的开发者政策。这些政策禁止App将Facebook数据出售或者授权给咨询公司使用。

英国议会披露的文件显示,Facebook数据泄密丑闻中至关重要的英国公司同意向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提供从数百万Facebook用户那里收集的数据,而这个政治行动委员会则是由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任命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创办的。

科根收集了几千万名Facebook用户的数据,他说自己原本并不认为替政治咨询公司(比如Cambridge Analytica)收集数据违反了Facebook政策。科根还说:“硅谷和我们都深信,普通公众已经知道他们的数据会被出售,被分享,用来发送广告。没有人关心。”

这些资料由Facebook数据泄密丑闻揭发者克里斯多夫·威利提供,他曾经在Cambridge Analytica及其关联公司SCL Elections任职,后者隶属于伦敦SCL Group。英国议会数字、文化、媒体和体育委员会周四公布了这批文件,其中包含120多页商业合同、电子邮件和法律意见。

现在科根已经知道自己的假设是错误的,他在2014年所做的事是不正确、不明智的。

这些内容表明,与Cambridge Analytica和SCL密切合作的加拿大公司Aggregate IQ曾经使用亚历山大·科根的数据。科根是一名学者,他开发了一款旨在构建人们心理画像的应用,而其中部分数据取自Facebook。Facebook曾经表示,科根将其数据用于商业目的的做法违反了该公司的服务条款,但科根却辩称他成了此事的“替罪羊”。

在科根接受采访之后,Cambridge Analytica发表一篇声明,它说科根及科根的GSR公司曾经以合同形式给出承诺,说数据符合数据保护法,而且授权规定美国受访者的数量不能超过3000万。Cambridge Analytica对科根的数据不满意,2015年便用自己搜集的数据替代,这些数据的用户是自愿加入的。

搜索